仅此而已+番外 第 1 部分Mild / 著

楔子 曾经以为,眼中只有彼此就够了。 相,就可以一辈子了吗? 三万英尺的空中,我在想什么,你又在想着什么? 想着如何忘记吗? 很久之,我们才知自己去忘记才是最的记忆。 也明,原来,不是不肯说再见就可以一直都在的。 那年的我们,都是不顾一切的孩子。 -壹- -壹- “叮……” 闪着荧光的『22』灭了,男人跨出电梯门,硕大的墨镜也遮不住他脸的疲累。 打开门,借着玄关的一缕幽亮,开冰箱,拖了一打啤酒出来。 懒懒的赖在客厅的沙发,透过落地窗,台北入夜的奢华迷离尽收眼底。 手里的一罐啤酒又喝得差不多了。 他已经不记得什么时候开始,即累极,却只能盯着天花板数着天明,总需要酒精的痹来使自己入眠。 可今晚,已经半打啤酒下了却一点醉意也没有。 站起来,走到窗,那一片霓虹过于眼,抬手太阳,繁华的背,又有多少的角落藏在黑暗里。 还好,够高的楼层,让人不会看得太过清晰,很多东西远远的看,还是很美好的。 当初执意要买这个单位,朋友们都被他吓到,没事住那么高竿嘛。 他从来没回答过他们。 曾经有个人很窝在他边,拖着他,看高楼下的风景。 明明两人都怕得要,可有彼此在边的时候,好像什么都不怕了。 人走了,很多东西会改的。 无辜的易拉罐曲着,男人的指关节阵阵的发涤沪的负累,把自己抛回了床钨广被子里拼命想汲取一点温度。 『现在我在这里,你在哪里?』

仅此而已+番外第 1 部分 由 宾阅阁(BINYUEGE.COM) 提供,简介:楔子 曾经以为,眼中只有彼此就够了。 相爱,就可以一辈子了吗? 三万英尺的空中,我在想什么,你又在想着什么? 想着如何忘记吗? 很久之后,我们才知道,叫自己去忘记才是最深的记忆。 也明白,原来,爱不是不肯说再见就可以一直都在的。 那年的我们啊,都是不顾一切的孩子。 -壹- -壹- “叮……” 闪着荧光的『22』灭了,男人跨出电梯门,硕大的墨镜也遮不住他脸上的疲累。 打开门,借着玄关的一缕幽亮,摸开冰箱,拖了一打啤酒出来。 懒懒的赖在客厅的沙发,透过落地窗,台北入夜的奢华迷离尽收眼底。 手里的一罐啤酒又喝得差不多了。 他已经不记得什么时候开始,即便累极,却只能盯着天花板数着天明,总需要酒精的麻痹来使自己入眠。 可今晚,已经半打啤酒下肚了却一点醉意也没有。 站起来,走到窗前,那一片霓虹过于刺眼,抬手揉了揉太阳穴,繁华的背后,又有多少的角落藏在黑暗里。 还好,够高的楼层,让人不会看得太过清晰,很多东西远远的看,还是很美好的。 当初执意要买这个单位,朋友们都被他吓到,没事住那么高干嘛。 他从来没回答过他们。 曾经有个人很爱窝在他身边,拖着他,看高楼下的风景。 明明两人都怕得要死,可有彼此在身边的时候,好像什么都不怕了。 人走了,很多东西会改变的。 无辜的易拉罐扭曲着,男人的指关节阵阵的发白。 扯下身上的负累,把自己抛回了床上,缩进被子里拼命想汲取一点温度。 『现在我在这里,你在哪里?』,最后更新:2021-09-15 23:10。

BINYUEGE.COM
请记住 宾阅阁 的域名

--  章节内容加载中  --
仅此而已+番外第 1 部分

大家正在读作品大纲